富二代交友app最新版安卓下载

堆积如山的礼物,被赵虎给搬了进来。乡·村···

那客厅都是给塞得有了几分拥挤,让赵大柱都是有着几分傻眼。

赵虎和赵强坐下来之后,蒋丽给两人倒了两杯茶。顿时,就是坐定了下来,开始喧嚣的聊了起来。

吴敌知道赵虎和赵强是过来道谢的,这些家常实在是没有几分兴趣。

当即,起身向着一旁的房间里走了过去。

那是蒋丽和赵大柱为赵雨涵和吴敌留下来的房间,装修的很是用心。放眼看去,有着几分新房的味道。

客厅里,赵虎赵强父子在和蒋丽热情攀谈了起来。

“你们家的女婿,真是厉害。只见去了那云轩茶馆,像是天神下凡一般。让我和虎子,都是长了见识。”赵强这会看着蒋丽,由衷的开口赞叹道。

蒋丽一听这话,心头有着几分飘飘然,开口很是得意的道:“那是。我们家的女婿,那是和书记吃过饭的。并且,那雷老虎你们知道吗?都是和我们家女婿,关系好的很呐。”

“看出来了,刚刚在云轩茶馆那阵势简直是骇人。他一个电话打过去,人山人海。网吧一条街的四爷,当即就是认怂了。”

“嘿嘿,那都是意思。”

“你们家有了这样一个金龟婿,以后恐怕是平步青云,扶摇直上啊……”

蜷缩在水中的美少女让你心疼

……

对于客厅里的这些恭维,吴敌很是自然的忽略了。

房间里放眼看了过去,有着一些相片。

那都是赵雨涵的相片,从到大的相片。

虽然,赵雨涵一家人生活都是很贫瘠。但是,赵雨涵作为蒋丽和赵大柱的掌上明珠。这些年来还是舍得花了一些钱,记录了赵雨涵的一些成长历程。

放眼看过去,吴敌的眼神变得温柔了起来。乡·村···

想起远在异乡为异客的赵雨涵,心头有了几分心疼。

摇了摇头,吴敌在房间里坐定了下来。

昏暗的灯光照耀下来。

时间像是流水一般缓缓流淌。

吴敌放开了房间里书桌上的抽屉,抽屉里有着一本上了锁的日记本。对于吴敌来,这上了锁的日记本打开开来简直不费吹灰之力。

打开一看,都是那赵雨涵的日记。

这么多年来,赵雨涵都是坚持写日记。

从那厚厚的日记本里,吴敌慢吞吞翻看着。

前面的一些日记,那是记录着赵雨涵以前姑娘的一些心思。比如喜欢景德华的狂热,比如吴敌当兵之后不回信件的烦恼……

渐渐的读懂着赵雨涵的心思,但是对于那后面几页的日记,吴敌的心情有了一些沉重。

后面那几页日记,都是吴敌回到了江城之后,赵雨涵所书写的。

那娟秀的字迹,字里行间都是苦恼。

原来,当赵雨涵在吴敌身边,发现这个男人越来越优秀的时候。她却是开始有些担忧了起来,自己配不上吴敌了?

少女的心事,吴敌哪里猜得到。

终于,吴敌在最后那一页的日记上,知道了赵雨涵为什么要远赴太平洋彼岸?

追逐梦想?

赵雨涵对于吴敌那般挚爱,为了一个男人放弃一个梦想算得了什么?

原来,赵雨涵是这般写的:

“你像是红日一般,无时无刻散发着万丈光芒。我要是再不去追逐太阳,以后怎么可能常伴你左右?这些日子,我在做着一个决定。为了长远的和你在一起,我打算忍受着短暂的离别之苦。我做这一切,只是为了能和你在一起。梦想?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在你身边……”

灯光昏沉。

不知不觉,吴敌的眼眶有些湿润了起来。

思念很重,重过这一个秋天的落叶。

在这一刹那,吴敌对于自己那自以为是的理解感觉到了几分可笑?

一直以来,他都是以为赵雨涵是为了追逐梦想。

狗屁的梦想?

原来,背地里少女的心事竟然是这般苦。

要是当初在晚城别墅的时候,自己能够决断一点。

拉着她的手,不让她走。

那么,赵雨涵就不用在太平洋彼岸吃苦。

真是可笑!

吴敌坐在桌前,嘴角勾勒起一丝自嘲的笑容。

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?

摇了摇头,吴敌叹息了一声。

房间里,很是安静。

只有泪水在轻轻从吴敌眼眶滑落下来,落在了那日记本上,晕湿了那些娟秀的自己。

思念很重,重过这一个秋天的落叶。

……

很久之后,蒋丽在门口喊着:“饭好了,出来吃饭。”

吴敌颓然的坐在椅子上,抬起头来看着那灯光。

这会,心头却是有着几分颓废。

这个时候,再去把赵雨涵叫回来,已经太迟了。

要是明年的秋天,赵雨涵再不回来。吴敌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,那么不管多远。吴敌都是要去太平洋彼岸,把赵雨涵给找回来。

摇了摇头,关上了日记本,放在了抽屉里。

吴敌起身走了出去,餐厅里的餐桌上摆放着一桌很是丰盛的晚餐。

对于吴敌这个金龟婿,蒋丽招待的很是周到。大鱼大肉,样样俱。

桌旁,赵大柱和赵虎赵强父子安静的坐着。

吴敌没有来,大家都是没有开动。

吴敌走了过来,落座下来。看向了赵大柱,开口问道:“有酒吗?”

“有酒,想喝点什么?”赵大柱难得看到吴敌主动提起喝酒来,这会开口问道。

吴敌只是开口低声的道:“烈酒,越烈越好。”

“那就上那二锅头。”赵大柱起身拿酒。

这个晚上,吴敌喝的酩酊大醉。

我有故事,我有酒。

吴敌从来没有像是今晚这般失态,一杯一杯,喝的面红耳赤,醉倒在了桌旁。

即使是那赵强都是愣了愣神,不明白为何这个年轻人现在眼神这般空洞?

夜色渐渐深了,吴敌倒在了桌旁。

赵强和赵虎父子,都是已经离去。

蒋丽看着醉倒在桌上的吴敌,开口低声嘟囔道:“他怎么一回事?今晚怎么喝这么多?”

“估计,是开心吧。”蒋丽望着吴敌,开口低声的道。

永远,都是没有人能读懂一个酒鬼的心事。

每一个酩酊大醉的夜晚,背后都是有那么一段血肉模糊的故事。

↑ U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