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映画传媒官网是什么

阿守暂时安抚好哭泣的小凛,一个人走出房间。此刻自己的亲人已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离开,给这对父子留下谈话的空间。

“爸,我想和你谈谈”

来到父亲的身边,父亲正在院子里的板凳上看着手里的文件。阿守鼓足勇气的开口,想要请求让小凛留下。

“什么事,是不是想问这次这只魔兽来历调查清楚没有?”

高原毅知道自己儿子想要询问什么,但是自己故意没有回答。而是将话题扯开,换到另外一点比较重要的事情上。

“不对不是这个。啊不,这点我也想知道。我最近一直可以看到黑色的风,这是在太不祥”

阿守刚否定,突然想起自己的职责,又赶紧将话题转回。询问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,也是自己的职责之一。

为了感情,不能丢掉理性。作为将来指定的继承人,阿守必须要知道更多。

“很可惜,具体的原因并没有调查清楚。不过猫腻倒是能够发现一些,经过鉴定,这只熊原本生活在寒冰属性树林中。由于那种树林中由于植物的特殊性异常寒冷,因此这只熊的脂肪和皮毛比一般的熊要厚实很多。关键是最近的这种树林,也离这里要开车整整五个小时才能到达。如果说这只熊迷路了走到这里,实在是有些牵强啊”

高原毅此刻皱着眉头,对于这种生物出现在不属于它生活的环境中,让人十分费解。如果说是草原狮或者草原狼袭击人,那么认也就认了,因为生活在这里难免会出现这种情况,众人也对付各种草原猛兽早有准备。关键就是这只魔兽原本根本不属于这里,它凭什么出现在这里。

“总之,这些暂时无法探寻。你的感知很敏锐,比我还要强。空气中这让人有些作呕的不详之风,正在笼罩着我们这个部群。我们是属于风的子民,无论走到哪都无法逃避这不详之风。所以我们只能面对,现在必须要着手准备,以免出现更大的灾难”

高原毅摸着自己儿子的额头,自己并不算老,还能抗住担子很久,但终究有一天应该会交到阿守的肩上。

90后清纯美女校花唯美生活照 清新可人魅力难挡

上一代村长由于事故走得早,自己又没有合适的子嗣,于是将村长传给了最符合的现任村长,也就是阿守的父亲。

村长经常采用父传子的方式,不是因为这里流行这种,而是如果父亲天赋好,那么儿子一般也不会太弱。如果有其他更适合的传人,超过四分之一村民推荐其他人后,就会进行公开选举,选出最合适的那个人继承村长的位置。

作为当前年轻一辈最出色杰出的人,阿守基本是稳坐下一任村长的交椅。因此作为父亲的高原毅,还是希望能够将这些是顺利解决,而不是给自己儿子留下一个烂摊子。

“既然如此,只能加强巡逻和锻炼,才能够有效防止再出现这次的惨案。这次我也锻炼不足,没有顺利将熊击杀。我希望可以加强锻炼,早日能够成为有效战力”

阿守稚嫩的话语说出这样的话,放在别的小孩身上可能就只剩下幼稚的搞笑。但是阿守那坚毅的声音,让高原毅忍不住再看自己儿子几眼。到底是自己教育的好还是阿守经历的磨炼多,这么小小的年级就有着如此出色的觉悟。

“你没必要自责,那是头魔兽,还是最恐怖的魔兽之一熊类。如果没看错,它身上当时还被强化过。别说你,就是你那些叔叔单对单也不一定能够轻松获胜。这次你能准确判断且向我汇报情况,以及拖延这只怪物那么久,已经值得自豪。你要求的加强训练没问题,我们高原氏族的人,没有一个会认输,你的想法很不错,希望你能够坚持下去”

高原毅对自己的儿子连连夸奖,自己是真的越看自己的儿子越喜欢,以后肯定是一个比自己还要强大的人。

听到来自父亲的夸赞,阿守也是心中有些高兴。却突然反应过来,自己现在并不是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自己去做。

“父亲,我还有一件事想要请求。那个…小凛她已经失去了家人,我想,我想能不能将她收留在我们家中”

阿守这次没有犹豫,直接鼓起勇气一口气说出。自己认为自己越犹豫,越难以说出口。

说完之后有些害怕的看着父亲,父亲却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,而是严肃的回看着阿守。

“你再重复一遍你刚刚的话”

高原毅沉默一分钟,用一种比较生气的样子,冷酷的说出口。

“我想,我想让你收留小凛。她实在是太可怜了,现在没有了家。你看,以前她家对我多好,有困难不就是应该互相帮助”

说着说着,阿守便抬高声音的解释起来。因为刚刚父亲的态度,实在是让人感觉他正在生气。

“我不同意…”

高原毅的话,就像是一个重大的锤子砸在阿守的心头。阿守原本认为父亲会答应的比较畅快,因为父亲是一个比较热心肠的人,遇到需要帮助的村民都会伸出援手。

但现在为什么,面对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可怜小女孩,竟然会这样。在一旁偷偷躲着的家人想要出来,想要告诉阿守养育一个人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,这需要非常繁琐的过程。而且家人们也是疑问的看着高原毅,因为在它们心中认为,高原毅应该会收留这样一个小女孩。

因为虽说是抚养一个小孩并不容易,但对于并不怎么缺钱的高原家族来说,应该问题不大。更何况之前两家人因为小孩经常往返于各自的家中,相处的比较融洽。作为村长,作为故人,更是作为有能力条件抚养兼心肠不错的高原毅而言,按照平时绝对会选择立马答应下来。毕竟在附近的家族开的武馆中,也抚养了不少被抛弃之人。

因此众位家人没有轻举妄动,知道高原毅会有自己的用意。

“为什么,为什么不同意。父亲我记得咱们祖祖辈辈一直开设着武馆,本就会抚养一些无家可归之人。让他们锻炼,来负责保卫村落的责任。为什么反而小凛就不行,为什么”

面对父亲的拒绝,阿守显得很是慌乱。不断地逼问着,在自己看来自己父亲就是在故意为难自己。

“你知不知道抚养一个人需要耗费多大的财力物力,这些资源,你出吗”

高原毅并没有因为阿守的疯狂而紧张,仍然坐如泰山丝毫不慌张,慢慢继续询问。

“我出”

阿守也不甘示弱,咬牙说着。

“你拿什么出”

高原毅只是抬了抬眼皮,仍然是那副表情,有些瞧不起似得看着自己儿子。

“我…我…我明天就去打工,我有实力,可以做护送货物的任务,也可以做驱逐野兽什么的任务。我听他们说过,冒险家非常挣钱”

阿守口吃两句,想起来什么。在很多地方都看到冒险家四处接任务,挣得盆满钵满享受奢侈生活的故事。这个世界由于很多地方有危机,又由于一些规定不能使用大型武器进行全方位镇压,所以很多地方都需要有冒险家或者雇佣官方的人,进行清扫。虽然这里高度文明,但是有些地方却并不那么尽人意。

不过,拖此的福,养活了一批又一批喜欢冒险的人。

“就你?你出去别说是当冒险家,说你是需要被保护运输的指定货物才有人信。别想了,不会有人要你的”

对于阿守这说法,高原毅根本就是不屑一顾。

“那,那我去辅导人功课,打打杂活,这总行了吧”

阿守左想右想还是想不出什么办法,记得都快要哭出声来。

“我就不说你这多异想天开能不能找到活,你的文化成绩够了吗,还辅导别人。再说你这能赚多少钱,还是不懂事不知道养活一个人有多难。”

连续的不屑,高原毅始终都没有正眼瞧自己得儿子。

在阿守不知道的屋内,小凛也躲在门口听着这父子二人的对话。

小凛落下大颗的泪珠,顺势要走出房门。看到阿守因为自己这样,自己得心也早已经死去,认为阿守完全没必要这样。

自生自灭就好了,一切都无所谓了。如此想着的小凛,就要直接冲出去。

刚走出两步,肩膀就被人抓住。小凛转过头去,看到阿守的母亲正在朝阿守比划一个必要出生的手势。同时伴随在阿守母亲身边的还有阿守的一些兄弟,他们或懂或不懂,都让小凛先别出声。

“那我怎么办,你这也不让那也不让。我知道了,你平时表现出来的都是装的,你就是一个虚伪的人。在外面装成一副老好人的样子,在家才露出你的真面目。生活在这样的家中,我感觉到恶心,呕吐!我带着小凛出去,是生是死从此与你无关”

阿守被自己父亲逼的,说出了一些不应该说出的话。

说出之后才反应过来,心中有些后悔。但已经说出口,可没有了退路,只能强咬牙,与自己得父亲注视着。

啪!

一声清脆的声音,高原毅还是那副表情,只不过手已经动了。巨大的力道扇在阿守的脸上,加上有风之气息的协助,这一巴掌可是结结实实的。

阿守愣住了,捂着瞬间肿起来的脸,看着父亲。这一次,阿守没有再说话。他沉默了,为自己的无能感觉到沉默。没有办法从魔兽手中救出他人,连保护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女孩都做不到。

“大逆不道,这一巴掌,念在以前你听话才处罚的轻。否则,你现在已经卧床不起了。不过好小子,你的感情和理性方面我就不去评价,你还小以后自己慢慢悟。什么对,什么错,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,又应该怎么去做。现在我再问你一句,你是否想让我收留这个孩子”

这一刻,高原毅没有了之前那一副无所谓又有些严肃的神情,而是站起来注视着阿守,询问着。

“…想!当然想!”

阿守先是一愣,然后立刻肯定的回答着。

“行,我有两个要求。第一,你先跟我来通过我的考核”

说完,高原毅背着手离开家中。

“别说两个,是个都行。第二个是什么啊”

阿守当即追了上去,再后面不断询问。

“这就是我教给你的处事第一课,别自己加价,否则别人真的会给你加价。两个就是两个,你主动多提那么你就是在找亏吃。万一真有求于人,然后那个人听到你的话给你加价,你根本无法还口。至于第二件是什么,先把第一件做到”

在这样被说之后,阿守也没有说多余的话,而是一路跟着自己得父亲,来到了一处平时自己经常来的地方。

这是自家武馆的后院,仍然属于武馆的范围。武馆一般都在室内开展教学,而有一些总要到户外教学的。这就是武馆户外那部分,绿色的草地上放置着各种各样的假人道具,以供平时锻炼力度与招式。

“第一个条件就是,和我打一架,得到我的认同”

来到这里,阿守刚想问来此处作何。高原毅直接没有给提问的机会,而是直接扔过来一把钢枪,接着进攻过来。

卧槽。

阿守心中罕见的爆一声粗,一个回旋躲过父亲的攻击。

“和你打,我不可能赢啊。不想收养直说,何必这样难为人”

阿守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什么条件,自己最多只能算是入门的一级职介,和父亲这种强者打。一万个自己同时上,都怕是不会让父亲劳累一下。

“哼,你什么耳朵,我以前对你的教导都被你吃了吗。我有说过你需要答应我?连条件题目都听不清,毛毛躁躁的你何时能长大。来,进攻,得到我的认可,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潜力。你再不进攻,我可要进攻了”

高原毅厉声呵斥之后,没有给所谓的面子,直接再次拿起大刀冲撞而来。

阿守心中一愣,赶紧再一次躲闪。

“躲闪功夫不错,可惜只会躲闪早晚会死亡。没有反制能力的防御,终究只是摆设。你还不还击吗,还是说你懦弱的连点勇气都消失殆尽?”

面对父亲的嘲讽,阿守咬了咬牙,拿起地上重重的钢枪,摆出防御架势。

fpzw

↑ U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