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蝌蚪APP污下载

温暖的怀抱,熟悉的气息,还带着一股秋日的晨风,将沈安安满满的包裹。

“你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沈安安讶然的从男人的怀里仰起头。

宫泽宸将她拉开一些距离,上下仔细打量一番,眉头耸起。

“有没有受伤?”

“……没有。”沈安安还处于一种惊讶的状态,呆呆的回答。

宫泽宸不信,又仔细检查一番。

无奈又有些怨怼的看向宫老夫人。

“奶奶,您这都多大岁数了,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?真把安安打伤了怎么办?”

宫老夫人将竹刀往桌上一放,不悦道,“瞧你那点子出息,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这老太婆有没有让那丫头打伤啊?”

宫泽宸不以为然,“您一身功夫,谁能伤得到您?”

“嘿,你这小子,这还没怎么着呢,就胳膊肘往外扭?”

初夏海边的清新记忆

宫老夫人一副没辙的模样,指了指宫泽宸言道,“丫头,瞧见没?他这是明摆着瞧不起,说你连我一个老太婆都打不过呢!”

沈安安哀怨的眨了眨水朦的大眼,“奶奶,我确实打不过您。”

宫泽宸一听,俊眉皱的更深。

“奶奶伤到你了是不是?快让我看看!”

沈安安一惊,急忙挣脱开他。

“没,没受伤。”

拉扯间,胸前一抹白皙透粉的肌肤美不胜收。

宫泽宸不由的呼吸一滞。

宫老夫人连连摇头,“哎,我怎么有你这么个没良心的孙子,果然是重色轻你奶奶,你可真是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只听沈安安低呼一声。

整个人已经被宫泽宸拦腰抱了起来。

沈安安低声道,“你快放我下来,奶奶还在这儿呢!”

“你怕她?”宫泽宸竟是轻笑问道。

沈安安翻了个白眼,“废话呢,你不怕?”

“怕,不过为了你也顾不得许多了!”说完,转头对宫老夫人言道,“奶奶,您慢慢练着,我们先回房间了。”

“嗳?你个臭小子,刚回来就抱女人,你还有没有点儿出息了,你还是不是我宫家的子孙,还有没有我老太婆的风范……嗳!臭小子你给我站住!”

宫老夫人气的跳脚,再看宫泽宸抱着沈安安已经消失在门口。

“这个没出息的,就被一个臭丫头迷的五迷三道的,哎,气死我了!”

一直守在外面没敢进来的钟建功急忙跑了进来。

“老夫人,您没事吧?”

宫老夫人“嘁”了一声,“没事,我能有什么事?哼,先让他们高兴会儿吧,看一会儿我怎么收拾他们!”

说着,利索的站起身来。

忽然嘿嘿的坏笑道,“都说小别胜新婚,没准儿我能提前抱重孙喽!”

老太太得意的晃着头,高兴的很。

钟建功则跟在后面,也忍不住跟着高兴。

“老夫人出马,一定事半功倍。”

***

“宫泽宸!你快放我下来!”

沈安安大声抗议。

手不住的捂着剑道袍,顾上不顾下的忙着。

宫泽宸眸色越深邃莫测,眼底划过一抹斐色。

“乖一点儿!”

压抑的声音,略微有些沙哑。

沈安安哪里肯听,继续折腾她那大袍子。

天知道,她刚刚知道这剑道袍的讲究有毒震惊。

可偏偏迫于老太太的压力,她竟然就妥协。

穿上以后,又立马得迎战宫老夫人的功绩,没想那么多。

可怎么也没想到,宫泽宸这家伙会突然出现了。

沈安安急忙紧紧抓住了裙摆,瞬间一动也不敢动了。

宫泽宸鼻息浓重,目光炙热。

直直的看着她,几乎要将她的脸盯出两个窟窿。

“喂,别这么看我!”

“我怎么看你了?”宫泽宸沉声问。

“像要把人吃了似的,吓人!”

宫泽宸磨着牙道,“哪儿是像?我恨不得现在就把你生吞活剥了!”

沈安安则嚷道,“救命,有怪兽,啊——”

宫泽宸一个翻手,掐住了女人的纤腰。

沈安安只觉得眼前一晃,竟是被男人一下子竖着抱起来。

身体的重量让她往下滑。

本能的双腿夹住男人的腰,“宫泽宸,你换姿势都不说一声的?快放我下来!”

宫泽宸邪恶的勾唇,贴着她耳朵。

郑重言道,“换姿势原来还需要说一声的?那我下次注意。”

“你!”

沈安安抗议着想要下来。

“再蹭,出事了别怪我!”宫泽宸威胁道。

沈安安立马老实了。

双手交握,缠在男人的脖子后不敢松开。

就这样一路被男人抱上了楼。

关上门的一刻,沈安安感觉腰间一紧。

男人一个旋身,将她抵在墙上。

眸光炙热,呼吸深沉。

倏然——

攫住她樱红的唇瓣,迫切,急躁。

沈安安呼吸一滞,睁大了眼睛。

“……唔,嗯……”

宫泽宸狠狠的吮着,一遍遍描摹着那柔软而美好滋味。

沈安安呼吸不能自已。

交握的手指紧张的缠在一起。

整个身体的重量,几乎部挂在了男人的身上。

深吻,几乎抽干了所有的氧气。

沈安安脸色绯红,轻喘着气。

软软的靠在男人的怀里,感觉一点儿都使不上力气。

“宫泽宸,你这个坏蛋!”

分明是抱怨,可却带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娇媚,让人挠心挠肺的痒。

宫泽宸则喘着粗气,眼底的火苗子乱窜。

不过一天没见,却觉得似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的久。

紧紧的用她在怀,自责道,“我是坏蛋,让你担心了。”

“谁担心你了?四爷,您想太多了!”沈安安嘴上不饶人。

宫泽宸下巴磕在她的顶,蹭了蹭。

“嘴硬!”

“哼!”

沈安安回复了点儿元气,作势要将他推开。

“你别乱来啊,一会儿把衣服弄皱了,怎么还给奶奶?”沈安安找了一个牵强的理由。

“所以啊,脱了吧!”

“啊——不行!”

沈安安如临大敌的揪紧衣领。

宫泽宸眉头微动,“为什么?”

“我说不行,就不行,我喜欢着剑道袍,必须穿着!”

宫泽宸看着沈安安一副紧张的模样,眼底一股股热浪上涌。

慢慢的,走近她。

低头,贴近她的耳畔。

磁性的嗓音伴着温热的呼吸,蛊惑而神秘。诱惑问道,“小乖,你不脱这剑道袍,是因为里面真空的吗?”

↑ Up